2019逆水寒凉了没 ?
您好,歡迎來到赤峰日報社新聞網官方網站!
舉報電話:0476-8273458

文化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化>> 讀書

曹文軒首次嘗試偵探小說

來源:新華網 發布于:2019-05-27 10:16:48  字號【 【關閉】
分享:

來源:北京晚報

《草鞋灣》

曹文軒著

天天出版社

“曹文軒出新書了。”這句話的震撼遠不如隨之而來的這句:“是偵探小說!”這天下午,在亞洲文明大會開幕式后的分論壇“亞洲文明全球影響力”上,曹文軒從兒童文學角度發言講述了亞洲文明的獨特性。稍后,他接受了晚報的專訪,將第一次創作偵探小說的心得悉數分享。

“我一直覺得我有寫偵探小說的潛能。”曹文軒小時候經常將自己幻化成偵探。記得一次他的鴿子被人偷了,他就是靠推理,最后鎖定了“犯人”。結果證明,真就是那個人偷走了鴿子。在很多事情上,他都是靠推理最終找到答案的,但此前他從未想到過寫偵探小說。

《草鞋灣》是“曹文軒新小說”系列作品之一,也是曹文軒首次嘗試新題材——偵探小說的創作。這的確是一部推理導向、懸疑彌補的偵探小說,這也的確是曹文軒的風格——如水般抒情的文字,熱切而深刻的現實關懷,對愛與正義的呼喚——都延續著他特有的美學風格,讓讀者重溫許多熟悉的元素。簡言之,這是一部典型而又非典型的偵探小說。

■靈感來自毛姆

草鞋灣路一百零八號,是大名鼎鼎的神探沙丘克的私家偵探所,也是他和兒子沙小丘的家。沙小丘一天天長大,逐漸顯露出極強的觀察與推理能力,常為神探沙丘克出謀劃策。沙小丘十歲那年的一天,沙丘克遇到了一件復雜而棘手的拐賣案。沙丘克一次次搜尋到線索,又一次次失去線索,經歷了眾多波折。在父子倆堅持不懈地共同努力下,終于找到這樁案子的最終突破口。

《草鞋灣》是從2019年1月開始動筆的,初稿只用了20多天時間。“我打腹稿的時間,通常都是幾年,甚至十幾年。”《草鞋灣》的構思也用了很長時間,曹文軒坦言記不得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惦記著它的了。那一年,他看毛姆的一部作品,里面說了一句話:一位私家偵探出門偵探時總要帶上他的小兒子。就這一句話,他頓時感到這里頭有文章可做。

“這樣的情況太特殊了,文學就是要在這些特殊的地方做文章。一個在毛姆的作品中絲毫沒有發展的動機,被我抓住了。后來,我就在一直想著它、想著它……”曹文軒打了個比方:“故事就像胚胎一樣開始不停地發育、長大。終于到了分娩時的陣痛,這個‘嬰兒’就呱呱墜地了,是順產。”

故事的發生地之所以在上海,曹文軒是經過了深思熟慮的:其一,私家偵探在當下中國是不被法律認可的。其二,將故事背景放到上世紀四十年代,放在舊上海,也許更有趣味,更有魅力。舊上海,私家偵探并不少見,并且許多私家偵探與警察局有密切的關系,一些案件警察局需要著名的私家偵探幫助,而私家偵探在許多時候必須要得到警察局的幫助,比如面對一群歹徒。他非常喜愛的偵探小說作家程小青的《霍桑探案》無數次寫到私家偵探與警察局的聯手。他發現,一旦將故事的時間定為舊上海,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。

“舊上海確實有條馬路叫草鞋灣路,現在這個路名還在,在上海的南市。我很喜歡這個地名。之所以喜歡,可能還是與我的鄉村情結和我的美學趣味有關。”曹文軒說。的確,只看名字,二十年后的《草鞋灣》與二十年前的《草房子》似乎一脈相承。

這些年,曹文軒的寫作已經開始轉向城市。“我其實已經是一個很熟悉城市生活的人。我在城市生活的年頭是鄉村生活的年頭的三倍。”曹文軒告訴記者,《蜻蜓眼》寫的也是上海,“我現在寫城市與寫鄉村都很順手,完全沒有問題。我有不錯的關于城市的感覺,寫街道與寫一條鄉村溪流,一樣得心應手。”

■轉身乃是必然

“草鞋灣”不再是曹文軒童年的油麻地記憶里某個已然失落的鄉村,而是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上海南市區的一個實實在在的路段。曹文軒這次轉身式的寫作讓我不免有些恍然。”北京語言大學教授、作家陸文彬的“轉身式寫作”無疑點破了曹文軒此次創作的引人注目之處。讓我更加好奇的是,曹文軒是從何時起開始想改變的?

“從《草房子》開始,我寫了不少作品,但故事基本上都發生在一個叫油麻地的地方,一塊如同福克納所說的‘郵票大一點’的土地。我關于人生、人性、社會的思考和美學趣味,都落實在這個地方。”曹文軒說。大約從2015年出版的《火印》開始,他的目光開始從油麻地轉移,接著就是2016年出版的《蜻蜓眼》,情況變得越來越明朗——曹文軒開始了個人寫作史上的“出油麻地記”。接下來,他寫了《穿堂風》《蝙蝠香》《螢王》《瘋狗浪》,再之后便是《草鞋灣》。

這些年曹文軒的心態也在變化,他越來越不滿足只將目光落定油麻地。“我告訴自己,你的身子早就從油麻地走出了,你經歷了油麻地以外的一個廣闊世界;在那里,你經歷了不同的生活與人生,這些與你的生命密切相關的經驗,是油麻地不能給與的,它們在價值上絲毫也不低于油麻地;你可以不要再一味留戀、流連油麻地了;你到了可以展示油麻地以外的世界的時候了。”曹文軒給了我這樣一個相當文學化的表述,是想表明,正是這樣的心態轉變,才有《草鞋灣》的問世。

“就這么轉身了,我覺得一切都在很自然的狀態里。一個作家,特別是那些生活領域被大大擴展了的作家,總會去開采新的礦藏的。轉身乃是必然。”曹文軒說。

■編故事的能力

“我之所以寫成了《草鞋灣》,是因為我本來就是一個傾向于編故事的人。我將故事看成是小說的第一要素。而寫偵探小說的前提就是要有編故事的能力。”曹文軒堅信,偵探小說的故事與非偵探小說中的故事固然不太一樣,但只要有編故事的能力,就同樣能編出好的偵探故事。

《草鞋灣》中所堅持的依然是對人性復雜性的探問。在情與理之間,主人公面對生命中的困苦、孤獨、掙扎,面對自己的職業身份、家庭身份,他到底何去何從?曹文軒看來,還是一如既往的主題,還是一如既往的美學動機。大善大美,但這一回多出了大智慧——因為偵探自然與智慧的話題有關。

“即使它是一部偵探小說,它肯定也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偵探小說。因為,它是出自我之手。”曹文軒認為,他對文學的理解,他的美學觀,他的一切思考、心緒,都會導致《草鞋灣》就是那樣一部作品。他在整個寫作過程中的感覺,似乎與以前寫其他作品時的感覺沒有什么明顯的區別。當然,因為題材的原因,這一切也許就讓閱讀者有了一種在閱讀《草房子》《青銅葵花》之類的作品時沒有的一些感覺。還是童趣,還是詩性,還是一如既往的美感,但展示的環境和氛圍改變了,于是就有了新質。

最初,曹文軒根本沒有想到自己寫的是一部偵探小說,“直到現在,我也沒有以為我寫了一部偵探小說。如果大家看了,覺得它就是一部偵探小說,那就是吧。”曹文軒覺得,說不定以后就是因為這部《草鞋灣》被人當作了偵探小說,并被人喜歡上了,他便也許真的對偵探小說感興趣了,再多寫幾部偵探小說。

《草鞋灣》中跌宕起伏的情節、環環相扣的推理背后,作品觸及的是和社會安全、孩子自我保護等密切相關的嚴肅主題,在尋找真相的同時,引發的是現實的思考。最近一年,曹文軒一直在看央視由倪萍主持的“等著我”欄目。

“世界上最大的罪惡就是拐賣兒童,這是絕對不可饒恕的一種罪惡。因為它造成的傷害不是一時的,而是長遠的,是一場黑暗至極的噩夢,也不是給一個人造成傷害,是全家人一輩子的傷痛。不少父母因為孩子的丟失,終生內疚,思念,甚至精神崩潰,直至自殺。”曹文軒透露,他今后還會專門寫一部這一題材的作品,這部作品已在構思之中,“以前,對這些拐賣兒童的人,不是叫他們‘人販子’,而是叫‘拐匪’。他們就是匪——匪徒,必須嚴厲打擊。”(陳夢溪)


編輯:褚菲

首頁  新聞中心  視聽中心  旗縣區  文化  旅游  財經  科教  娛樂  體育  健康  關于我們
?copyright 赤峰日報社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PC備14004458號 蒙公網安備 15040402220059號
廣告熱線:13190908844、0476-8273458 網址:www.0810920.com 職業道德監督:8273495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
2019逆水寒凉了没 16岁少女裸体写真 新生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飞艇6码倍投 ag不同平台有时间差吗 乐猫彩票投注平台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90 重庆时时真坑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丝袜美女制服伦理 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南京按摩足浴 复式投注对照表 北京晒车pk10直播